包豪斯:从“小写字母运动”到影响当代设计

包豪斯的发展,也许就是一部近现代的设计发展史。它深刻影响着建筑、产品设计、平面设计、视觉艺术等多个设计领域。

SONY DSC

包豪斯的校徽

1919年,包豪斯校长格罗皮乌斯宣布举办包豪斯校徽设计竞赛。根据图林根政府的要求,新的校徽设计必须限定在直径为4.5厘米的环形中,还要有“国立魏玛包豪斯”的文字出现。学生卡尔·彼得·罗尔凭借他设计的“小星人”赢得了比赛,这枚校徽一直沿用到1921年。

后来,包豪斯的教学理念发生了改变,教师奥斯卡·施莱默设计了新校徽。这枚校徽由简单的几何形和几根线条组成,看上去很像是一个人的侧面。如今,我们也能在包豪斯的很多设计作品中看到它,它已经成为包豪斯最为经典的符号之一。

包豪斯校徽

1921年前包豪斯使用的校徽

p1433054358

教师奥斯卡·施莱默设计的新校徽

 

 

 

 

 

 

 

小写字母运动

“我们提倡小写字母,因为说话的时候不分大小写!”——包豪斯所倡导平等沟通的理念催生了“小写字母”的运动,领头人是包豪斯学生赫伯特·拜耶。

此前德国广泛使用的字体是花边衬线“哥特体”,识别度极低。赫伯特·拜耶设计出“通用体”(universal),这种以小写字母为中心的无衬线字体系列简洁实用,方便阅读。他的字体改革得到了格罗皮乌斯的支持,包豪斯在其受委托设计的新建筑上都采用了小写字体。后来,硅谷中最重要的青蛙设计“frog”采用了小写字母作为公司标志,并将这种设计风格带入了苹果、微软等数码产品中。

包豪斯风格影响下的字体设计

包豪斯在设计界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是将现代建筑与设计的推向了新的高度。而字体作为视觉传达的载体,在包豪斯风格的影响下,也更加注重采用尽量简洁的版面编排和无装饰性的字体,这在客观上除了降低书籍等印刷品的印刷费用,还使得包豪斯设计风格下的西方字体达到了设计为全社会服务的目的,这种影响体现在如下几点:
1.理性化
赫伯特・拜耶是字体设计史上的重要人物,他设计的无衬线体使字体设计风格朝着新的方向发展。拜耶省去了累赘的装饰线以及大写字母,形成了以小写字母为主的无衬线体,在版面设计上采用非对称方式。正是这种理性的、极其简洁、功能至上、几何式直线风格的字体开创了字体设计的新时代,而现在,无饰线体已经成为世界字体中最重要的类型之一。
2.实用性
在包豪斯的影响下,无衬线字体成为现代平面设计的常用字型。影响世界的Helvetica就是包豪斯理性简洁风格的延续。现代主义字体设计认为,阅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应该专注于文字所表达的内容,而不是关注所使用的字体。这使得Helvetica可以适合于表达各种各样的信息,至今获得广泛应用。
3.广泛性
在包豪斯风格的影响下,该时期创造了很多广为流传的字体,尤其以Helvetica字体和Futura字体为代表性。
(1)Helvetica字体
包豪斯风格影响下的Helvetica字体是全世界使用最广泛的无衬线字体,几乎涵盖所有行业和使用拉丁字母、西里尔字母的国家,在设计界的地位似乎无人能敌,是世界上最受认可的字体,一直被广泛使用。3M、爱克发、BMW、Epson、德国汉莎航空、FENDI、Jeep、英特尔、无印良品、雀巢、松下、微软、三菱、丰田、SAAB、三星、渣打银行、纽约地铁等都在使用Helvetica字体。
Helvetica也是苹果IOS系统的默认字体。Helvetica是苹果电脑的默认字体,2007年是Helvetica诞生50年,作为在平面设计和商业上非常普及和成功的一款字体,英国导演Gary Hustwit专门为她拍摄了一部长达80分钟的纪录片《Helvetica》。
(2)Futura字体
产生于20世纪初的Futura是根据包豪斯的理念设计的一款字体。奢侈品LOUIS VUITTON的商标就是以Futura字体为原型进行的再设计。在100余年的历史里LV进行过多次商标的重新设计,今天的版本融合了传统的LV两个字母穿插在一起的商标图案和现代的非衬线体的品牌名称Louis Vuitton。LV穿图案的字体已不可考,Louis Vuitton字样则是使用的经典几何非衬线体Futura字体。一些其他类型的时尚品牌,比如Dolce&Gabbana的品牌商标,也选用Futura,但是几乎没有进行再设计,而是直接使用。除了时尚品牌标志字体,一些品牌的说明书也偏爱使用Futura,吸尘器Dyson就是如此,除了商标,其他应用也多使用Futura字体。

包豪斯影响下的字体编排
包豪斯影响下的版面设计最突出的特征就是理性和功能至上,采用包豪斯式的无装饰线字体以及非对称版面编排方式,因此具有高度的理性化、功能化和几何形化。对此具有突出贡献的当属莫霍里・纳吉和赫伯特・拜耶,在校刊《包豪斯》的设计中,强调几何结构的非对称性平衡,运用无饰线体和简洁的版面编排,极大地凸现了现代平面设计的功能特点。
莫霍里・纳吉对书籍的版面运用线条进行分割,插图和文字根据各自不同的功能填入分割后的空间,开创了运用骨骼进行编排设计的先河。他强调形式和色彩的理性认识,注意点、线、面的关系。纳吉创作了一系列的包豪斯设计,每一项都显示了他对传统排版的公式化模式的一贯排斥。
简・奇措德对这种包豪斯风格的文字编排方式起到了推广作用,主张印刷界和平面设计界采用崭新的平面设计风格。简・奇措德还强调非对称性在新版面设计上的重要性,他认为:“对称是人为的,做作的,不自然的,缺乏美感的,因此应该取消”。

包豪斯风格影响下的德国当代设计
作为一种设计体系风靡整个德国至全世界的设计界,为现代设计注入了血液,它所倡导的功能化的设计原则,使现代设计对产品功能的物质载体重新加以探索,更好地促进现代设计的发展。
1.消费品中的包豪斯风格字体设计
(1)平面设计
德国平面设计总是理性稳重、简洁明了、形式严谨,用最直接的方式传达设计理念。克劳斯・海瑟是德国当代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他的海报招贴形式简练多样,图形语言明确概括,无论是字体的选择还是文字编排形式,都反映出直线和几何构成。即使是比较新锐的设计工作室cyan,从他们的作品中也能够看到德国风味,简洁明快的色块分割,易于阅读的文字,总是让人想起“包豪斯”。
(2)包装设计
包豪斯设计风格对德国包装设计的影响巨大,德国包装不断强调实用、功能以及环保。德国药品和化妆品的包装设计中图形所占比重甚少,文字说明却占用很大版面。因为消费者更关心药品或是化妆品的原料成分和操作说明等文本信息,字体往往选用易读的无衬线体,不会给使用者造成阅读障碍。相反,装饰繁琐的字体会使消费者失去耐心。
(3)奢侈品牌设计
奢侈品牌往往在标志上力求精简,色彩低调,造型相似,以字体标识作为主要的识别符号。一些具有百年历史的品牌,总是强调自己传统的工艺和优良的设计,这些气质和风格也体现在其标志上。以土生土长的德国品牌HOGO BOSS为例,它不同于法国或是意大利的奢侈品品牌的浪漫情怀,其设计风格融入浓郁的德国理性主义。在设计上强调简洁理性,笔画粗细对别强烈,衬线的转角犹如机械加工般精确,透出极强现代感的同时又保留了衬线这一传统元素,将衬线体和无衬线体协调组合,体现多元化的品牌战略。品牌旗下服饰设计并不突显设计师的个人风格,而是以硬朗的直线剪裁和完美用料来凸显品质感。HOGO BOSS的香水包装视觉记忆指数极高,整体包装除了品牌标志,只有小部分的的无衬线体说明,版面十分简洁.   几年前,Calvin Klein把“c”、“k”换成具有现代气息的无衬线Futura字体。该标志是由德国的Paul Renner设计的,与“包豪斯”的风格一脉相传。新的标志更彰显了Calvin Klein的极简设计风格,无衬线字体给时尚品牌形象带来了清新活力之风。
2.工业制造类设计中的包豪斯风格字体设计
德国的工业设计毫无疑问是包豪斯设计风格的代表。包豪斯开创了现代设计与工业生产密切联系的第一章。Laco、Lavaro、Braun和Junghans作为扎根于德国的本土表业品牌,有别于瑞士表注重表盘的设计,设计相对简单、实用,体现了标志性的包豪斯设计风格。
(1)德国表业设计
二战时期作为空军飞行员手表而名声大噪的Laco,其品牌下的Absolute系列是典型的包豪斯工业设计作品,现代感十足、质朴并且实用。Absolute系列创意源自于博朗设计和朗坤早前的合作,以期将功能性组件重新带回产品系列,Asolute系列获2014年德国IF国际设计大奖。
被称作德国设计典范的Braun不断坚持简约、功能、质量和美感。产品外型完全根据其预定功能设计,杜绝与产品功能无关的时髦,追求明快、简洁与平衡的线条。Braun标志字体中间拉伸的字母“A”呈方形结构,整体的对称形式稳重而理性,浑厚粗实的字体则也在表现Braun的实力强劲。
无论是Laco、Lavaro 、Braun还是Junghans,自由、纯净、简约、创新,传递着德国特有的理性,他们表盘上字体的选用都有别于其他品牌。即使是不同品牌的德国手表,都不约而同的选择阅读性较高的罗马体,且没有多余装饰,清晰的时间显示一直是德国表盘字体设计的重要主张。
(2)德国相机设计
德国莱卡相机保持一个世纪不变的外形,极简单的操作功能,决不妥协的制作工艺,很像德国人给人的固有印象。然而圆形的红色标志中间近乎手写体风格的标志却打破了德国设计给人的一贯感觉,是一种摒弃传统,融入多元文化再创新的态度。虽然棱角分明的莱卡相机看似略显古板,直线造型形成一种复古风格,也不失为一种时尚,再加上德国产品一贯的质量保证和莱卡相机优秀的成像效果,使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一种身份的象征。
(3)德国汽车设计
功能至上的德国车则给人硬朗有力的线条感和理性的几何结构感。高识别度的字体,恰当的字体大小,识别明确的数字信息,沉稳的色彩搭配以及极少装饰的简洁表盘,都是德国设计风格的体现。
作为德国汽车品牌的代表,宝马和奔驰也极力展现理性之风。宝马的标志采用蓝白色块分割,暗喻飞机螺旋桨特征,体现宝马品牌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历史来源。回顾宝马的标志变迁,“BMW”字母逐渐趋于简洁理性,去掉了最初的衬线装饰,更加突出直线和力量感。奔驰标志经历漫长的简化之路,字体的衬角沿用着标志尖锐三角的设计语言。另外,奥迪品牌创建是由四家公司合并组成,通过圆环将四家公司的标志紧密联系在一起,逐步简化成抽象概念的四环造型。字体设计风格由字母“A”的顶角装饰、“d”的曲线装饰演变成清晰的直线字体,都是理性主义的体现。德国人理性、严谨和
德系车操控性强、做工精细、装配优良,尽管外观相对保守,有别于美系车的内部大空间和追求力量型,德系车无不透露着德国人对质量的严谨和认真、理性。

包豪斯风格影响下的世界设计

1981年,年轻的乔布斯开始参加在美国科罗拉多州阿斯彭举办的年度设计会议,在那里他接触到了简洁、实用的包豪斯风格的产品,一见倾心。而苹果公司的另一位灵魂人物——参与设计众多经典产品的首席设计副总裁乔纳森·伊夫欣赏的则是另一位继承包豪斯衣钵的设计师——迪特·拉姆斯。

1983年的阿斯彭设计大会上,乔布斯在主题演讲中表达了对包豪斯风格的热情拥护。他决心摈弃当时流行的黑且重的工业产品形象,要把苹果电脑设计成“一个极简而又美丽的白盒子”。这个划时代的预言在若干年后成了现实。

包豪斯风格对于现代设计影响是多方面的。强调团队合作开创了现代设计新的工作方式。同时,“包豪斯”还为现代设计提供了标准化模式,虽然显得统一甚至死板,但是却符合工业化时代进程,且更易于统筹。再者,“包豪斯”作为现代设计的开端,也诠释了新的教育体系,其开创的构成课仍为设计学科必上的基础课程。而它一直强调的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为现代设计教育提供了新的方向。包豪斯风格所一贯秉持的理性思维方式对现代设计师影响巨大,正如佐藤可士和所说:“唯有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对信息整合,并从中凝练视觉元素,才能获得高效率的设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