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对中国工业设计的影响

包豪斯成立于 1919年 4月 1日,这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包豪斯对中国设计的影响,笔者把它分为二个阶段来论述:一是早期的影响,从中华民国至改革开放前;二是后期的影响,从改革开放到现在。

一、早期影响

包豪斯诞生之时,中国社会正处在军阀割据时期,著名的五四学生爱国运动发生在 1919年 5月 4日,无产阶级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中国近代历史从旧民主主义进入新民主主义时期。在此后的十年间,中国结束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南京国民政府正式统治全中国,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
世纪初,包豪斯还在办学期间,去西方学习的中国前辈们,他们就已经接触到了包豪斯,这在很多的文章里面都有所记载,这里要提到四个重要的人物。
庞薰琹。在留学国外的艺术家中,他是比较早地受到了包豪斯思想的影响,他很赞赏包豪斯,认为“艺术是可以改造社会的”,在国内成为中国新美术思潮的启蒙者及组织者,先后参加了许多画会,并于 1931年在上海美专及上海昌明美术学校任教,以及发起“决澜社”等美术社团,在 1956年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全面继承包豪斯思想的设计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郑可。他是中国真诚的包豪斯的拥趸者。20世纪 40年代,他在香港曾经有小规模的包豪斯式的实践,当然他的设计实践是跟实业相结合的。50年代末期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时,还将香港事务所的机床等设备都带到了北京,但是由于现代中国意识形态等的原因,他一直到 80年代,才能真正全面在中国介绍包豪斯的教育体系。
雷圭元。他是装饰艺术在中国的代表,也是中国现代图案学的创始人。他从西方接受了现代主义的熏陶以后,回国并没有实行现代主义概念,而是借助西方的图案学研究体系,创造性地阐释了中国的传统纹样的构成原理,从而由此建立了中国的图案学体系。
张仃。他是充分运用民族、民间语言进行创作的装饰艺术大师,他和梁思成作为主要领导者,参与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设计。在新中国的系列形象设计中,国旗的设计很简洁,从风格意义上来说肯定不是装饰主义,但是国徽,它的装饰性的处理却是十分丰富的。从中可以看到中西、传统、现代,以及所呈现的这种政权性质的符号,应该说装饰艺术所包含的内涵是十分丰富的。1958年后张仃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的时候,生活与政治前所未有地结合在一起,稍有过分就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反映。但张仃从民族、民间入手改善生活的“大艺术”,这在 60年代以后的中国所起到的“美化”作用,绝不是表面的,而是令人尊重的努力。
除了以上这四位以外,还有 1919年留学日本学设计的陈之佛,归国后任教于上海东方艺术专门学校,并在上海创办“尚美图案馆”,专门从事工业产品的图案设计,这是我国的第一个设计事务所。
从他们的经历中可以看出包豪斯对中国艺术及设计影响的脉络,从包豪斯诞生之日起到中国改革前,中国接受包豪斯的影响以及产生变化,它是基于一个刚迈入近代化的民族对艺术、设计的强烈渴望。但由于那时的中国相比于西方,差距巨大,包豪斯的设计思想、理念和方法还不可能全面地融入中国社会之中,只能在某些工艺美术方面产生影响,所以包豪斯最早影响中国的是工艺美术,这可以从上面的那些艺术家的成就中得到证明。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随着受包豪斯影响的早期艺术家们回国所做的一切努力,可以说是为以后包豪斯对中国的设计教育和设计行业的产生及发展奠定了基础。

二、后期影响
到了 20世纪 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接轨,中国经济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各行各业方兴未艾,经济的快速发展也促进了工业设计的发展。包豪斯的设计被重新引进到中国来,这是中国现代产业发展的必然需要,体现了我们对解决转型时期中国的“现代性”问题所作的必然选择。期间,第一批大学老师由国家公派,赴国外学习工业设计,其中包括: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合并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柳冠中先生、王明旨先生,原无锡轻工业学院(现江南大学)的张福昌先生、吴静芳女士。他们于 20世纪 80年代初期回国后,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热潮,对中国的设计教育和设计行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当时中国有十几所高等院校开办了工业设计专业,由于这时期我们并没有自己的设计教育理论,所以教学理论基本照搬了包豪斯的教育理论体系。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以及经济的不断发展,特别是我国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转型对工业设计需求越来越多,工业设计的重要性也普遍被国家层面及企业所重视,这也极大地促进工业设计教育和工业设计行业的发展,那种唯包豪斯论的观点也逐渐受到了置疑。
笔者认为,中国工业文明发展较晚,中国工业设计的产生落后包豪斯达 60余年,起步晚,发展慢,没有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虽然我国的工业设计及教育从产生之日起,就接受了包豪斯的设计理念与教育方式,但由于中国工业设计所处的地域及产生的时代,都与包豪斯有着很大的不同,因此,这种差异性决定了我国的工业设计不能全盘接收包豪斯的体系,所以那种唯包豪斯论是不符合哲学辩证法的思维方式的,是不正确的,应该以以历史的眼光、发展的眼光来客观对待。这与我国社会主义特色经济的发展之路一样,工业设计的发展也是要吸收包豪斯的理念体系,结合我国的国情及民族文化,走自己的设计之路。目前我国的设计工业设计及教育还处于探索之中,我国的工业设计也从之前的模仿到现在的自主创新,不断地发展自己的特色设计,最终会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设计之路。我国对包豪斯的理论研究吸收也应该一样,从早期的全盘照搬,经过在我国的实践,必将会与我国的国情相结合,最终会形成先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设计理论体系。包豪斯盛行的时代毕竟距今已经快一个世纪了,其已不能对中国设计起引领作用,时代的需求需要与时代同步的设计理念,我们要构建具有先进性的、与时代相符、与中国的国情相符的设计理论体系,从而指导中国的工业设计及设计教育,打造具有先进性的中国设计。
虽然包豪斯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其影响力并没消亡,进入世纪以来,关于“包豪斯”的探讨从未休止。我们接受包豪斯不能再被动地跟随,应该主动地吸收,去芜存菁,在借鉴包豪斯所有的模式的同时,中国工业设计应该结合中国的国情及文化特点,形成自己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先进性设计理论体系,引导我国的工业设计及设计教育,逐步发展成为能引领世界设计潮流的先进性设计理论,这才是我们对待包豪斯应有的态度和方式。

 

来源:《经济师》

 

包豪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