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界“南王北柳”:以历史追问未来

10月21日,《湾区设计论坛》首场活动即将亮相。王受之先生邀请中国设计学界的杰出代表——柳冠中先生作为《湾区设计论坛》之“侃侃设计”主题系列首期嘉宾,围绕“湾区设计教育”话题,侃侃而谈,共同探讨湾区设计教育之未来发展。

本次活动的两位教育大家——王受之先生与柳冠中先生,同为中国设计教育开山人物,被合称为“南王北柳”。35年前,中国设计及设计教育尚处于起步摸索阶段,两人曾共同探讨中国设计教育,并为之实践努力;35年后,在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在设计之都——深圳,两人再次聚首,势必会提出诸多崭新观点,为未来中国设计及设计教育的改革创新发展带来重要启示。

一、关于学习和办学

1、柳先生1983年初到德国参观汽车厂,发现大量日本人在其中工作,1987年再次参观,发现大量韩国人在其中工作,都是100人的团队,深入设计生产管理销售的每一个环节,以此反思我国的参观学习模式和考察团人员构成,提出学习他人经验应更多思考表象背后的结构和系统——在汽车领域,日本人和韩国人就是这么学习的。

2、柳先生回顾自己在德国学设计的经历,从本科1年级学起,该校4学年7个学期,由1把小刀的设计专题开始,到手电钻再到第7学期的太阳能旅游船,每学期16周,项目由易到难,经历7次从工艺、材料、用途、人机、经济、市场等等的研究分析设计改进汇报流程,课程需要了解的内容纳入流程中,而相关知识需要学生自己自发去寻找和学习,有趣的是,入学第一堂课,老师一直在听学生们的自我介绍,介绍结束了就开始布置作业,并要求学生拟定关于作业的工作计划,第二堂课就是要讨论这个计划——整个学习过程培养和锻炼了学生的自学能力、扩展能力、独立思考能力、沟通表达能力、合作管理能力等等。

3、念大学学设计做作业不是为了成绩,不是为了展览时摆出来好看,作业和练习是为了和自己对话、以及和同学、老师们共同探讨,以达到对自己进行探索、挑战、更新和提升的目的。

4、柳先生的恩师雷曼教授看到柳先生在专心画设计图,提议他去隔壁的车间开始动手干:“有想法你就做出来,不要一直画。”

5、雷曼教授给柳先生讲过一个找针的游戏,这个游戏包括一根针、一个足球场和一个提供食物和饮料的小档。一个英国人按要求找了一圈,非常认真刻苦,可什么也没找到,于是坐下来吃吃喝喝后离开了;一个法国人进来后没怎么找,直接坐下来开始吃喝,并且对于在足球场找针的行为表达不理解,觉得没意义;一个德国人了解清楚要求后提了个问题:“我可不可以问问题?”他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索取了工具,在足球场上打了方格,花了15个小时一个格一个格地找针。后来柳先生告诉了雷曼教授中国人可能会怎么做,中国人也会问问题:谁扔的针?朝哪个方向的扔的?大概落在什么位置?——柳先生借这个故事指出我们总是在引进、总是在借力,但没有自己去寻找解决方法,所以其实还是没有思考。

6、中国每年有60万设计专业的毕业生,基本都工作在最底层,关于设计教育的系统并没有构建起来。

7、柳先生回国之后在中央工艺美院开始主持工业设计专业的教学工作,有三本书对他的影响很大:

《伟大的探索者——爱因斯坦》(作者: 朱亚宗..北京人民出版社)——人的使命是探索这个世界,要保持好奇心和想象力;

《一般系统论》(作者: L·贝塔兰菲  译者: 秋同 / 袁嘉新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离开系统的元素毫无意义,设计应该被系统地看待、因为所有的元素彼此之间是有联系的;

《关于人文事物的科学》(作者: 赫伯特·A·西蒙  解放军出版社)

8、关于在中央工艺美院工业设计专业开设综合造型基础课而不是三大构成,柳先生认为技术无关美丑,悦目、悦耳的东西不一定美,而可能只是感官刺激。美是审美意识和环境的综合作用,是精神性、而非客观存在的。三大构成是一个艺术基础而非设计基础,它探讨造型的变化,而设计的变化受制于限制。

9、人机学并没有客观数据,而是适应性的具体的对象。

10、我国的设计教育还是在手工艺的基础上发展,所以设计教育仍然任重道远——中央工艺美院并入清华长远来看是好事,柳先生比较认同当时清华校长的观点:清华美院提供的设计教育要在整个社会上起到影响和作用,要引领专业发展,而不是停留在小作坊的状态。

二、关于中国工业设计和教育的成就

1、围绕工业设计、产品设计的专业名称的争执和归属展现的是思维模式的问题。

2、我国制造业的发展以技术引进为主——我们只完成了加工的“造”的部分而没有“制”,“制”和原理、体系、方法、系统等等有关,所以工业设计变成了外观设计、解决表面问题,设计师打游击战,欧洲的设计师则进行的是主动性的设计开发工作,与产业结合紧密,准确说是引领产业的发展——企业才是工业设计的主战场,要以完整的体系概念来做设计,设计要全程干预、和企业深度合作。

3、目前设计教育的实践都是作坊式的,工业设计教育不要搞工作室,一搞就小作坊了,力量分化瓦解了,产业和专业的未来都需要整体合作、资源整合才有力量,所以办学的思维和认知都要转。设计学院要定位成实验室,大家一起探索、试错、合作,深度进行社会实践,设计师对其他学科的了解很重要,设计之外的人才才能指挥设计师。

4、设计教育不是为了培养熟练的设计师和技工,而是要培养能统领行业、整合资源、服务社会和大众的人才——如何培养这样的人才?A、要整合地学习,在实践的过程中学习,学会自己找知识、终身学习,而不是满足于课堂里的那点内容。B、多培养大师——这里“大师”的含义是具备综合能力,包括适应能力、独立思考能力、沟通理解能力、学习能力、组织合作能力等等,追求分数高低没有意义。C、要立足生活、善于生活。D、爱问为什么,而不是爱看10万个为什么,一有标准答案,创造力就没有了,要保持怀疑,多提问,才会有创见。

三、关于个人能力的养成

柳先生在四清运动和上山下乡,以及日后的工作中,因为组织生产和宣传的需要,在实践中学会了如何调研生产生活情况、培养了当众演讲的自信,他认为作为设计师,设计之外的储备非常重要。

四、问答环节

1、针对竹子作为材料的环保设计的问题:

A、不要局限于材料本身的传统用法,而是去思考你想怎么用,想达到什么功能目的,以此来突破传统的思维限制。

B、不是要弯道超车而是要换道超车——立足于中国人的生活。

C、工具不是目的,工具是实现目的的手段之一,要看到目的背后的精神和动力。

2、针对红木家具如何参考传统范式的问题:

A、要考虑什么是传统?什么是需要继承的?什么是需要扬弃的?也要思考为何对传统范式的兴趣只停留在帝王将相上?

B、中国人的居住习惯和生活方式已经发生改变,从四合院的封建传统到现代小家庭,设计如何基于现实进行发展?设计家具,重点应该在“家”而不是在“具”。

C、民主的、社会的设计是工业设计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人的传统精神是崇尚“适可而止”的。

D、王受之先生:要注意传统的多样性,清朝的设计并不体现汉文化的谦虚、低调、内敛和朴实,从节俭中学会审美,建议从宋、明甚至更早的朝代寻求灵感。

3、针对学设计到底理性脑有利还是感性脑有利的问题:

A、不要有思维、观念的自我屏蔽,不要在大脑里给自己筑墙,大脑的功能是综合的、相互联系贯通的、不可分割的,世界无法被切割,但观点永远是片面的——连动物都具备一定的抽象思维能力。

B、不要讨论没有用的问题,抽象思维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思考要基于你想做什么以及你想怎么做。比如关于墙,设计师的目的不是墙,是实现隔绝、沟通。

C、艺术家谈感觉、表达感觉,设计师要抓住感觉背后的本质,这样才能引领社会而不是满足社会,社会永远需要引领。

D、设计师不要用名词思考——杯子不是目的,解渴才是。汽车不是目的,解决交通问题才是;也不是形容词——形容词的主体是名词,这样你也没有办法颠覆和革新;设计师要用动词思考——要关注人的行为和动机,要研究状语——时间、地点、条件,求参数、完成参数,研究外因应该是设计师擅长的。

E、没有设计创新,技术创新没有意义。

F、商业追逐利润,技术追求更高更强,而设计关注人性,我们提出和解决问题,能创造商机、为社会进步和超越提供动力。

4、针对如何做中国设计的问题:

A、追求风格就是跟风模仿,无法解决问题。设计不是形容词、不是风格,风格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B、市场、营销讨论的是昨天,设计探讨的是明天,我们是要创造风格的人。

C、设计的合理性是相对的,基于文化、传统和生活。

D、王受之先生:美国顶尖设计机构的设计探索——从目的开始,比如如何保持口腔健康而不是设计一款牙刷,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就是开放性的,这样新的点子才有可能产生。

E、学校的规模和学生的数量不是重点,这是对于表象的追求,学生的思维是否抽象才是本质和关键。

5、针对参赛和获奖的问题:

A、如果是参赛者,要自问参赛的目的,如果是组织方,要自问组织比赛的目的。

B、参赛替代了教学,学生的学习变成做表格、做概念、为校争光。

6、针对工匠精神和时间效率、金钱的平衡问题:

A、来自米兰理工的某博士:意大利没人提工匠精神,但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意大利的很多家具设计师都是建筑专业背景。

B、王受之先生:建议从系统的角度来考虑局部,比如从建筑的范畴考虑家具设计。

C、考虑生活习惯的转变,考虑功能目的的背后有什么?电视机已经在消失的过程中、客厅里的沙发很可能在未来会被别的家具替代,而空调的目的是温度调节和新风。

 

来源:《晓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